亚搏体育: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

2019-11-17 00:00:00

刚和公司签主播合同时,桃桃要填一张表,列出自己的预期薪资。她当时“很不知天高地厚”地填了每月6000元。“那时候6000好多,一个月6000我就很满足了”,桃桃说,但是现在,她的工资翻了十倍,却仍然觉得很可怜,“很累,没有任何自由”。

“主播的世界太复杂了,还好不是我去跪。”

10月20日,主播代王在自己的微博小号上写了这样一句话,没有细节,没有解释。知道小号身份的粉丝们——哪怕是那些ID后面带着“铁粉”标志的粉丝——没有人询问她原因,大家更关心“有活动吗?”“买一送一?”

代王坚持称自己为“脚皮”主播,这是一种自黑,为了与人们口中的“头部”主播形成对比反差,事实上,她排名也很靠前。10月20日,她在淘宝直播的带货量,一下子冲到第三,排在李佳琦、薇娅之后。

代王是今年5月开始做直播的。当时她看了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,发现带货能力很强,于是也想试一试。起初,她并不习惯,也不享受直播生活。工作量太大了。偶尔,她会在微博小号上发一句:“每天问自己,值得吗?”一如前文风格,没有细节,不解释原因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1)2018年10月21日,杭州,忙完直播,深夜下班,主播“烈儿宝贝”和老公开车回家(@视觉中国 图)

直播带货,是当下最大的风口,是万千人追逐的对象。很多年轻人,也都与代王相似,看过李佳琦,受到吸引,进入这个行当。甚至,很多人也想成为李佳琦,成为那个一呼百应的带货王。直到真的进入这个领域,才发现,这个追逐流量的时代就像一个围城,大部分人被困在其中,无法逃脱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2)

“脚皮”主播一战成名

10月底的上海,不到六点,夜幕已经完全拉下。正式开业才半年的虹桥丽宝广场的商业办公楼里商户还未完全入驻,一入夜就格外冷清。与之相比,402室却显得有些反常,人们在灯光下,忙碌得完全看不到休息的意思。晚上8点,这里会进行一场淘宝直播,下班后的时间正是一天当中流量最好的黄金时段。

距离预定开始时间还有15分钟,主播代王和助播小铲检查了下各自的妆容,拿着当天直播产品的信息表,坐在摄像头前。信息表上详细地标注了每一个产品的优惠幅度、优惠方式和产品卖点,一人24张整齐地装订成册。

代王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眼睛大,脸很小,薄唇,不笑的时候嘴角向下,一脸严肃,好像不高兴的样子。直播这天,她穿了粉色卫衣和运动鞋,做了粉金色的美甲,打扮得很少女。

她坐在两张拼在一起的白色办公桌后面,桌子上摆着摄像头。摄像头连着电脑,负责将直播信号传输出去。电脑背后,1.5米高的支架架起一个18寸LED环形灯用作补光。这还不够,桌面的两侧各有一个体积更大更亮的灯箱,把这块只有两三平米的直播区域照得透亮。摄像头更靠前的位置,桌面支架上放置了一支收音话筒,通过电脑相连,满足观众对画面、声音高清的需求。为了供应这些设备同时运转,还需要单独接一个至少五插位的插座。一整套装备下来,俨然一个简易版的媒体直播间。

代王这天的直播是从一支口红色号的中文翻译开始的。英国彩妆品牌CharlotteTilbury的口红色号“walkofshame”一直在美妆爱好者中小有名气,在前一天微博预热直播产品时,代王和小铲发现,虽然很多人用过或者听说过这支口红,却不知道这句英文的语境和意思。于是,小铲一边调侃一边向粉丝解释,“walkofshame就是说前一晚上你有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偶遇,住在别人家里,第二天早上起来头发乱糟糟的,妆也没卸,还穿着前一天的旧衣服,匆匆忙忙从对方家里走出来。”

顺着这个解释,两人一边给口红试色,一边向观众介绍直播期间的特殊优惠,随时提醒不懂购买流程的观众:“点进1号链接,下单备注‘代王’,一定要记得备注‘代王’,才会赠送一支试用装的pillowtalk(口红)。”直播当天,共有24个产品上线,包括美妆、护肤、饮料、日化用品等,每个商品几乎都来自不同店铺,商家通过特殊口令和定向优惠券来区分是哪位主播带的货。

镜头前两人要组合卖货、回答观众问题、互动活跃气氛;镜头后还需要4个人配合。有人负责准时定点在介绍完产品后上架商品链接和弹出优惠券,有人负责与品牌方不断沟通、接洽,有人负责场控,还要有人及时换下桌面上介绍过的产品,递上还未介绍的产品。

两个人不间断说了两个小时,卖出了270万的销售额,热度排到了当天实时热度榜的第5名。目前为止她成绩最好的一次是10月20日凌晨双十一预售开售那期直播,卖出了2700万的货,一度冲上榜单前三。

代王进入到直播行业还不到半年,这样的成绩在所有人的预料之外。“我当时觉得这个数据是错了吧。”代王说道,在这之前她一直自嘲,别人是“头部”主播,自己是“脚皮”主播。

助播小铲也告诉记者,开播前他们都对成绩没有太大预期。“一些MCN(网红经纪公司)跟我说,你靠每天播(流量)都播不上来,他们已经给我打过很大的预防针了。”现在代王的粉丝仍然不算多,还不到9万,但只要开播,时常可以冲进榜单前十。

当天直播结束后,有更多的品牌找到他们希望合作。品类太多了,以至于第二天的直播在开始前1个小时,还没有完全确定清单。

几乎没有经验的代王,忽然成了这个带货主播时代的小奇迹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3)

工资翻十倍的痛苦

直播世界里,有个游戏潜规则:不能休息。

10月29日,主播桃桃实在熬不住了,休息了一天。那是双十一开始以来她唯一一次休息,代价是,为了弥补这次休息,第二天她连续播了一个通宵。据她介绍,虽然淘宝直播没有明说不能休息,但规则是会把推广资源位向连续播的主播倾斜。为了争夺那点资源,主播只能连续播,“淘宝流量就那么点池子,你不参加(这个规则),基本上相当于你不想挣钱了,就这种感觉。”

进入双十一以后,她每天下午七点左右开播,日常要播五到六个小时,“如果我觉得最近两天流量有点下滑了,我就会熬一下数据通宵播”。接受本刊采访时,桃桃说,即使是不用通宵的日子里,下播以后也要回复大量的商家消息,吃顿饭,凌晨四五点才睡,中午起床接着准备下一次直播。“我们是没有早餐这一说的,很长时间没看过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,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早晨的感觉了。”

桃桃是2017年初成为淘宝主播的,现在有20万粉丝。比代王多11万,但她觉得自己“就是那种小主播”。在直播的世界里,粉丝并不代表全部,更关键的是粉丝的购买力。她曾在2017年的4月一个月疯涨了五六万的粉丝,每天都有超过九十家商家寻求合作。

“2017年做的最好的时候,我做到全网30名,属于刚刚第一批爆(发)的。”桃桃说,当时做得好的话,每月收入有十万左右。也正是看到这么巨大的“钱景”,很多人开始涌入,直播平台也开始力推。“2017年10月份左右,涌进来很多人,机构也好、个人也好、团队也好,流量就一下不够分了。”很多人做不下去,死掉了。粉丝暴涨,一时间让桃桃觉得无力应付。公司也感到她的疲累,给她放了7天假,休息调节一下。但她休假回来,流量直线下跌,不仅涨起来的粉丝没能得到巩固留下来,原来的不少粉丝也流失了,为此她的低谷持续了近半年的时间。

桃桃说,大家都不敢停,停了就要掉粉,并且进入到一个恶性循环中。“它(淘宝算法)根据你平时主播的那些数据转化(播放量、购买量等),判断你的直播间产出的是不是优秀内容。”桃桃说,“这个就是我们行业叫做权重的东西,你权重越高,流量才越高,但是你要不播的话,你都没有基础数据,你哪来的权重。”

在桃桃的生活圈子中,做主播这件事意味着巨大的生活压力,为了工作,她不得不舍弃生活上的许多乐趣。“我在这边是没有朋友的,没有亲人在这边,我没有任何精神娱乐方面的东西,很单调”,桃桃说,工作能够带给她的,只有远超身边人的薪水。“直播这个行业是,你今天赚多少钱,今天就知道,明天赚多少钱,明天也知道,见效很快的,会激发人的好胜心。把昨天的纪录去打破,也是一种成就感。”

在她看来,做带货主播,很简单,就是为了钱。“我有时候跟我男朋友说,要不是为了钱谁愿意这么辛苦,真的就是为了钱而已。”桃桃说,“可能我太世俗了吧,但是我没办法去想那种很理想的东西。”

刚和公司签主播合同时,桃桃要填一张表,列出自己的预期薪资。她当时“很不知天高地厚”地填了每月6000元。“那时候6000好多,一个月6000我就很满足了”,桃桃说,但是现在,她的工资翻了十倍,却仍然觉得很可怜,“很累,没有任何自由”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4)

流量大佬

10月28日这天的直播,淘宝给了代王一次海报弹窗机会,凡是在这个时间内打开淘宝直播页面的用户,都会收到一次导向代王直播间的直播海报。直播结束后,负责代王直播运营的沈博炜告诉他们,那次海报弹窗引流了15000新粉丝。

这样的官方资源位是大多数主播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,相比代王的放松,他们每天都处在焦虑之中。不少人每天要播5个小时以上,而且坚持每天都播,只为能够获得竞争流量奖励的机会。

在主播的观念里,坚持每天播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。代王和沈博炜刚开始合作时,沈博炜也曾提出要求代王一周至少播4次,她答应了。结果操作起来,非常勉强,最后还是回到了一周播一次的频率。

进入双十一连续播之前,代王粉丝都处于一个非常缓慢的增长状态。只是与桃桃等主播不同,她不是很着急,淘宝店的收入已经让她财务自由。

进入直播行业之前,代王已经营了11年的美妆淘宝店。说起来,其经营策略和直播带货也有着相同的逻辑:低价和选品。

起初,她借着好友在美妆品牌内部的员工折扣代购一些化妆品。店铺慢慢大起来后,就开始批量采购一些从专柜撤下来的尾货。这些商品往往是节日限量产品,没能及时卖完,但距离保质期还有比较长的时间,过去它们通常会流向T.J.Maxx、Costco等折扣店。

“品牌可能更愿意把尾货给我们这样的人,如果放在别的地方,有90天账期,卖不完还要退回去。但我们会直接把钱给他,卖不掉也不会退,因为货已经在中国了。”代王说,尾货成本远远低于正常渠道,使得她的淘宝店铺越做越大,销售额和流量增长后,她和品牌商之间的议价能力也更强了。

在选品上,代王也总是眼光独到,紧跟潮流趋势找到小众品牌中的美妆商品,一款冷门商品到了她店里总是能卖成爆款。

凭借着低价正品和选品,她的淘宝店聚集了160万的美妆用户。代王这个名字也由此而来,在整个国内专柜化妆品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的十年里,她经常可以拿到一些国际知名品牌的折扣商品,大家笑称她是代购里的王者。

多年行业的用户积累,以及长期和美妆品牌维护的合作关系,成了她“直播奇迹”的重要原因。在双十一第一场预售时,她拿到国际品牌的优惠价格与李佳琦等头部主播相似,这使得她在直播粉丝、淘宝店粉丝的互相传播中,一战成名。

只是,大部分主播没有她这么好的条件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5)

大主播吃肉,小主播喝汤

最近桃桃明显感觉到打榜越来越多。“以前是一个月打一次榜,发展成一个月打两次榜,”桃桃说,到双十一期间,打榜更频繁,相当于一个月打四五次,“这个榜已经打得很频繁,大家都疲乏了。”

打榜是指双十一开门红排位赛。榜单的实时热度是根据播放量、购买量、粉丝活跃度等数据综合评分,争到前几名,平台就会给予流量奖励。这意味着更多的露出机会,被更多的新用户发现,吸收更多的粉丝。在这样的机制中,主播被迫播更长的时间,吸引更多的粉丝,想方设法上榜。

根据淘宝直播今年4月发布的统计,淘宝直播的日活跃用户有1000万人左右,而位于头部的李佳琦和薇娅的粉丝分别是1025万和926万,这意味着在现有的淘宝直播用户中,大部分人都是李佳琦和薇娅的粉丝。从各大淘宝直播榜单也可以发现,在薇娅和李佳琦之下,主播的热度都出现了断层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6)淘宝第一主播薇娅的直播间(@视觉中国 图)

中秋节那天,李佳琦和薇娅都没开播,结果很多小主播的流量暴涨。“(这是)一个很奇特的现象。”桃桃的运营走方说,那天很多主播的流量是平时的3倍,原因就是头部主播休息了。

凭借绝对的影响力,大主播拥有更好的流量资源、更多的品牌选择、更低的价格,和远高于下层主播的收入。据桃桃介绍,主播的收入是按照销售额提成的。以她主播的女装为例,一般每件衣服主播能拿到的佣金是20%到30%不等。

主播带货能力越强,在商家面前议价能力越高,拿到的佣金比例也更高。这20%里面,再分成十份,阿里妈妈拿走一份,淘宝两份,剩下的七份MCN和主播自己商定来分。大部分的经纪公司会按五五分,但她入行较早,和公司商定的是二八分,她拿八。一般情况下各方面扣完之后她能拿到销售额10%的提成。

这也意味着,同样粉丝数,谁的粉丝消费能力更强,主播拿到的提成也就更多。在代王的直播间中,每期直播通常产品都在20个左右,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她的产品都指向一群更加追求生活品质的消费者。出现在她直播间内的德宝纸巾、元气森林饮料、美心月饼,都是同类产品中定价较高端的品牌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7)

挣扎与乐趣

代王:我们有些利益点和ljq(李佳琦)是一样的。

小铲:那为啥看你的不看ljq的zb(直播)。

代王:因为我们zb间人数只有ljq的一百万分之一,在我们zb中奖的几率要高一百万倍。

小铲:我竟然被你打动了。在当下直播圈这个氛围中,任何主播都绕不开李佳琦这三个字。代王有时候也会看他的直播,时不时也会问其他人,“如果让你像ljq一样成功,但是要像他一样辛苦(他真的很辛苦),你愿意吗。”她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一致的,“我愿意”。

代王说,她不愿意。

事实上,代王转型直播的几个月里并非一帆风顺。常年做淘宝店主工作,代王越来越不习惯社交。刚和沈博炜合作时,公司为她搭配了几个助播都不理想,“她不是很习惯跟陌生人合作,在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,她输出的能量各方面是彻底打折的。”沈博炜说,“现场的互动,整个的气氛很尴尬,她的粉丝都会觉得很尴尬。”

在微博小号里,代王也发泄过心中的不满。“从我撕过这么多人就知道,我的世界里就是我喜欢你,我就对你好,不喜欢你马上翻脸那种。”代王写道,“现在人到中年,一下子要出来social(社交),真的好累。每天要和很多人打交道。”

小铲加入后,代王的直播感觉才起来。小铲是个护肤达人 ,也是个社交能手,一直热爱买买买。他给本刊记者看了一张照片,一个上下十层的双开门柜子,摆满了他的护肤品。

有了小铲,两人很快就能让直播间里的气氛活跃起来,甚至有粉丝说看他们直播有《康熙来了》的感觉。代王说过去大家可能觉得我就是个卖东西的机器,通过直播会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认识,更真实。

依赖于过去的成绩和扎实的经济基础,他们在直播中相对自由很多,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选择播或者不播,可以和自己喜欢的品牌合作,选自己喜欢的商品。

对于主播们来说,“工资翻十倍”也是种痛苦(图8)代王直播间里,助播“小铲”在和代王沟通直播情况(岳云 图)

逐渐她也能从中找到一些乐趣。有一天,她带货的产品中,有蚕丝被。代王就去Google蚕丝被的制作流程,恶补相关知识。“觉得每天直播都能学到很多东西。”代王说。她有一个本子,每次直播前,都会做很多笔记。

从事了十多年出版工作的“乔伊姐姐”,也是在今年开始尝试通过淘宝直播的方式销售童书。“直播这个形式我尝试了之后,我就觉得它直接跟你的粉丝有一种情感的连接,聊着聊着,粉丝就聊成了朋友。”她向本刊记者说,甚至有一个粉丝特别逗,说有一天无意间打开淘宝直播的时候,听到自己疯狂的哈哈大笑,“她当时很不开心,听到那个大笑情绪好像立马得到了释放,就开始看我直播。”

在她看来,淘宝直播这种超长的形式也能够吸引那么多的人,就是在于它的互动感,这种互动感和参与感是短视频没有办法满足的。“直播也有回放,我发现有些粉丝看回放的时候,她就没有那么多的乐趣了。”

当没有人看,没有互动的时候,人就很容易陷入煎熬。桃桃回忆自己事业低谷的那半年,“天天都在发脾气,各种质疑,质疑自己是不是长得不够漂亮,身材不够好,口才不够好。为什么做不起来?各种怀疑自己,就从外貌,从内心,素质,各方面否定自己。”甚至陷入抑郁,但在直播间逐渐有了人气之后,这些情绪就都慢慢消散了。

对这场看似光鲜,镀着金光的直播游戏来说,流量仍然是最大的决定因素。它决定着一个主播的生与死,也决定着一个品牌的生与死。纵然它有那么多的小乐趣,流量仍然是主播心里放不下的一个念想。

到现在,也常有很多人问代王,为什么做直播。

“其实看看现在店铺排名就知道,传统的店被挤压得很厉害,做得好的都是抖音、快手、直播的店,不想办法(直播)就要退休啦。”代王说。

她之前知道一个产品,代理们如果要定他们家的明星产品,必须得搭配一个做得很不好的产品一起。当时圈里代理还不太愿意,结果,去年,这个产品上了李佳琦的直播,销量不太好的那款,也卖到全网断货。这时候,自然不再搭配着卖,相反,批发价上涨了20%。“产品好不好用我不知道,我没用过也没卖过,就是挺感慨的。”

服务热线

0898-08980898

© Copyright © 2012-2018 亚搏体育网 版权所有

地址:上海市
电话:0898-08980898